第6章 这该死的毒

发布时间:2020-07-02 16:09:08|字数:1048

有侍者从两旁掀开珠帘,老王妃一身雍容无双,话语间,虽是在责怪秦玉洛,可下一句却突兀的语锋调转,继续说道:“就是不知苏神医对此事,能否做得一番辩解?”

“秦侧妃说的极是,不若公道于人心罢了,老夫人既闻事端,苏思颖不如斗胆一求。”

老王妃倒是讶异,微一挑眉后,笑道:“你想求我什么?。”

本以为这苏思颖出身那边陲小城,应该是没见多少世面,可如今一唔之下,却是如此对答得体。

反观那秦玉洛,一副急不可耐的逮人告状,形同泼妇无疑,让人心生不喜。

不过是如此短暂的一个接触,两人在老王妃心中便高低立判。

“恳求老王妃让奴家的婢女来此相见,也好回答老王妃心中疑惑,不知可否?”

“允你。”

让秦玉洛等人皆没想到的事情发生了,老王妃不仅允许了苏思颖的请求,更抬手招呼说道:“来,苏神医过来坐,也跟老身说说这路上闲情,如何?”

“老夫人,她……。”

“闭嘴!”

在老王妃的怒瞪一眼下,秦玉洛严重怀疑,那苏思颖才是王府的儿媳妇。

……

惊声阁。

一黑衣男子单膝跪地,抱拳说道:“主子,苏姑娘去了澜沧院。”

一个面带银色面罩的男子,恣意坐在上位,正欲开口,面色陡然变化。

“这该死的毒。”

若是苏思颖在场的话,肯定会笑翻了肚子。

这毒本身对人并无大害,可发作时,却能让人心猿意马,浮想翩翩,让人忍不住去想男女之事,形同烈性春药。

但可怕的是,这毒若以女子解之不掉,反而会愈发噬骨上瘾。

除非用以苏思颖的独门解药。

如此恶作剧,让男子宁愿忍受千刀万斩之苦,也不能如此被人戏耍。

“主子?”

银面抬手制止,咽下一颗药丸,稍缓道:“盯紧她,随时向我汇报。”

苏思颖,一个月后,便是你的死期……

看着黑衣男子缓缓告退,那银面男子竟生生的把座椅扶手捏成靡粉。

……

“你便是绯月?”

当绯月站在老王妃面前时,心中并无半点讶异,一切皆不过在掌握中。

“老身有些话问你,你实说便好,不可隐喻半句,可好?”

经过方才片刻攀谈,老王妃这心中愈发喜欢苏思颖,爱屋及乌下,对绯月也是极为柔和。

“姑娘不过想息事宁人,便任由秦侧妃安插人在门外,可奈何……。”

随着绯月一番辩诉下,让秦玉洛闻之色变,几番要开口反驳,却都被老王妃给压下,反观苏思颖是一脸冷峻,中途并未插嘴半句。

如此一来,让在场众人都认定,苏家主仆并未串供的可能性。

“如此说来,是苏姑娘受了委屈?”

老王妃脸色阴郁,说道:“莫非主家不曾教过家训?毫无事端,便可随意攀咬?”

这句话可谓极重,明面上说秦玉洛没家教,可往深处挖去,那就是在贬低整个秦家,吓得秦玉洛直接跪倒在地。

     

手机同步首发穿越架空小说《医妃倾城:王爷,喝药吧!》

使用手机访问 http://m.zhizihuan.com/book/31492 阅读本书;

使用手机访问 http://m.zhizihuan.com/book/31492/3646256 阅读此章节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