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章 欲要人不知,除非己莫为

发布时间:2020-07-02 16:08:28|字数:1040

诚如十三年前的苏家,在烈火与鲜血中,两百零八口人皆成刀下鬼,只有兵丁的狞笑,以及妇孺的惨叫。

而造就这一切的始作俑者,是谁?

苏家,又与其有何冤仇,会遭灭门灾祸?

京华云动,一切静待苏思颖去追寻真相。

“苏姑娘这是昨夜没睡好?”

秦玉洛站于马车旁,莞尔轻笑,继续说道:“恐怕是去夜会情郎?”

绯月在旁不忿,当即回道:“秦侧妃请自重身份,何必与我等下人计较?”

“你……!”

可就在秦玉洛刚欲忿然,就听耳畔传来一声轻咳后,但见一位老者姗姗而来,对着在场众人作揖后,说道:“秦侧妃,苏姑娘,老夫人命我在此处恭迎二位。”

“呵,欲要人不知,除非己莫为。”

秦玉洛并不卖老者面子,止住圆场作罢,而是继续说道:“我楚王府可不能让不贞之人迈门,除非苏姑娘给个解释。”

“你要什么解释?”

绯月在马车下随行,本就极为疲乏,可没想会出现这临门一闹,当即怒驳道:“难道是解释你秦侧妃,夜纵家奴在苏姑娘门前逗留么?”

“嘿嘿,我叫你这小丫头片子嘴碎。”

可秦玉落却从怀中掏出一块黑色的蒙面巾,那蒙面巾上还有描金线条,晃在日光下,是如此的眼熟。

“我只需苏姑娘你解释下,这蒙面巾从何而来就行。”

夜纵家奴,蒙面男巾。

那老者本以为领了份闲差,只需迎接两位进门即可,却没想,这两人会当着王府大门就开撕了开来。

眼下人来人往,更有诸多好事的。

那老者无奈,唯有从中想了个折子,说道:“两位舟车劳顿,还是先好生歇息,待我禀得老夫人后,再做定夺?”

老者唤来几名丫鬟,将苏秦两人安置妥当后,这才进了澜沧院。

这澜沧院地理位置极佳,皇上都曾赞曰宝地。

而如今入住澜沧院的,便是那楚王母妃,老太太喜静养生,平日里这院内鲜少有人出入。

红木隔门外,老者呵腰静待,闻见脚步轻响,这才垂眉阖目,沉声说了句:“老夫人。”

渺渺青烟似若薄纱,这来自龟兹的进贡香料最是养人。

“见到人了?”

“见着了,但两人似有不愉。”

“怎么回事?”

“听说是在路上遇到刺客,侧妃怀疑是苏姑娘包庇,便差人在姑娘门外监守。如此便就闹上了。”

楚老夫人放下茶碟,瓷器碰撞格外清脆:“如此便生事端,去,把人带到我这来!”

那老者应答一声后,不过一会儿,苏秦便被带来。

“二位在这京师脚下闹笑话,不知是在作何感想?”

秦玉洛有心闹事,又岂会藏拙?

就见其两步紧走后,她扯着嗓子说道:“老夫人定夺,我不过是在琢磨着,万一有不贞之人出入王府,岂不是侮了门楣?”

眼睛里闪过一股毫不掩饰的寒意。

“胡闹,苏神医毕竟是贵客,而非王府家眷,岂是你能欺辱?”

     

手机同步首发穿越架空小说《医妃倾城:王爷,喝药吧!》

使用手机访问 http://m.zhizihuan.com/book/31492 阅读本书;

使用手机访问 http://m.zhizihuan.com/book/31492/3646246 阅读此章节;